】 【打 印】 
中國逆周期干預舉措減緩了疫情衝擊波
//www.www.epgyox.com.cn   2020-03-06 09:49:43


  中評社北京3月6日電/從風險經濟學的角度看,在一國風險環境複雜的情況下,如果又出現風險衝擊,則兩者交織在一起會出現風險疊加效應,對一國經濟體系會產生巨大衝擊,所以該國首先要處理的是要避免發生系統性經濟風險。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雖然同時又面臨複雜的風險環境複雜,但中國政府各項經濟穩定措施“組合拳”強勁有力,穩定了經濟秩序,成功防止了系統性經濟風險的發生,匯市、股市、樓市總體平穩有序。

  證券時報發表經濟學博士後、管理學博士後任壽根文章表示,2020年疫情發生後,疫情所產生的風險,尤其是經濟風險有多大,成為普遍關注的問題。有不少分析將此次疫情的風險影響與2003年的SARS疫情相比,甚至認為這次疫情可能比2003年的SARS疫情風險影響更大。

  文章分析,從風險經濟學的角度看,風險環境越複雜,經濟面臨下行的壓力就越大。從區域角度看,風險環境主要由國際經濟環境和一國國內經濟環境構成。對於大國經濟而言,由於它在國際經濟中所占的份額大,因而它對國際風險環境的構成的影響力就大。當一國風險環境惡化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系統性經濟風險。

  在這次疫情中,國際國內風險環境更為複雜,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第一,外部經濟環境複雜。2020年全球經濟處於轉折階段,由高速增長轉向低速增長,甚至有的發達經濟體已處於停滯增長和衰退階段,這主要是過去十年經濟泡沫累積所產生的結果。第二,全球經濟受到經濟周期規律的影響或制約,而且處於多個經濟周期的重疊時期。第三,通貨膨脹出現抬頭跡象。據中國國家統計局2月10日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1月份,中國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5.4%,其中,食品價格上漲20.6%,食品中漲幅大的主要是豬肉和鮮菜,其價格分別上漲116.0%和17.1%。第四,樓市泡沫在城市間不同程度地存在。2020年2月20日,胡潤研究院與其他機構聯合發布報告,指出2019年全球房價漲幅最高的前50名城市,中國上榜城市最多,有27個城市進入前50,包括大理、西安、石家莊、成都、濟南、廣州、蘭州、無錫、福州、南昌和寧波10個城市等,一線城市中僅廣州進入名單,其他城市基本是省會城市等。第五,中國國內以製造業為代表的實體經濟在疫情發生之前不同程度地存在經營方面的壓力,尤其是中小微企業面臨的壓力加大。

  文章指出,防止此次疫情發生系統性風險的難度更大,諸多問題交織在一起。中國政府在戰疫中既要考慮短期刺激,同時又要考慮後續風險以及防範風險環境進一步惡化。諸多企業經營者以及投資者個人非常關心疫情對中國經濟會否產生系統性風險。那麼,2020年疫情是否會產生系統性風險呢?

  第一,會否發生系統性風險與疫情大小及其持續時間密切相關。這次疫情感染人數越多、感染地域越廣、持續時間越長,產生系統性風險的概率就越大??刂埔咔閿U散的根本出發點是拯救生命,同時還產生了另一個重要效應,即防範系統性風險的出現。所以,中國政府果斷採取對武漢封城、舉全國之力派超過3萬名醫護人員馳援武漢、全國性地延長復工複學時間,有效地防止了疫情的廣泛擴散,遏制了疫情大面積、大範圍傳播。這裡需要指出的是,任何措施都有利弊、都有收益和成本,站在國家的角度,就是必須盡快解決此次疫情,防止疫情大面積、大範圍感染,所以採取延長復工複學時間不得已而為之。

  第二,會否發生系統性風險與與政府是否迅速出臺超常規措施穩定經濟秩序密切相關。經濟學界一直存在凱恩斯主義與反凱恩斯主義之爭。凱恩斯主義認為,一旦經濟出現衰退或意外衝擊,政府應果斷出手干預。而反凱恩斯主義認為,經濟波動應任由市場調節,反對政府干預。模仿經濟學贊成凱恩斯主義的政策主張,認為政府主體與市場主體並不是對立的,它們均為經濟體系的行為主體,強調在意外衝擊發生後,政府應當擔任示範主體或示範人的角色,迅速採取有效措施干預,干預的時間越早、行動越迅速,意外衝擊產生的不良反應就會越小。疫情意外衝擊發生後,中國政府果斷迅速出臺超常規政策穩定經濟秩序,這極大地降低了疫情對整個經濟體系產生的衝擊波。

  第三,會否發生系統性風險與投資者的信心如何密切相關。疫情發生後,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等經濟管理部門及時發聲,傳遞重要信息,維護市場信心。

  第四,會否發生系統性風險與人民幣匯率穩定密切相關。如果一國短期內出現貨幣大幅貶值,則通常會出現系統性風險。一國貨幣貶值有利有弊,比如對出口有利,但往往會導致資本大規模流出從而引發金融風險。國內有一種聲音,推崇人民幣貶值甚至是趨勢性貶值。這種觀點只看到了人民幣貶值的好處,卻忽略了人民幣貶值的弊端。疫情發生後,中國應首先穩住的就是匯率。疫情發生後,美元出現升值趨勢,美元指數接近100關口,美元對日元、歐元以及其他一些貨幣升值,人民幣也受到一定的影響,但總體上平穩,未出現大幅貶值的情況。

  第五,會否發生系統性風險與股市是否穩定密切相關。2020年春節期間,國外股市出現恐慌,存在不同程度的下跌,對節後A股構成重要考驗。春節後開盤首日,A股出現大幅下跌,如果接下來的幾天,繼續出現類似於首日的大跌,其產生的影響可想而知。但春節後開盤的第二天出現反彈,後續走勢出現穩定修復態勢,一些板塊和個股更是出現大漲甚至是暴漲。這充分表明A股未出現崩盤,而是恰恰相反,出現較好的局面,有效防範了股市對經濟產生的衝擊。

  第六,會否發生系統性風險與樓市是否穩定密切相關。儘管2019年以及疫情發生後,中國國內少數房地產企業出現倒閉的情況,但疫情發生後,中國總體上未出現樓市崩盤以及由此產生的銀行危機情況。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