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劉宗義:印度教派衝突會否改變宗教民族政策
//www.www.epgyox.com.cn   2020-03-03 00:12:42


  中評社北京3月3日電(作者 劉宗義)2月25日,正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其上任以來對印度的首次訪問之際,印度首都新德里東北部爆發了一場激烈、血腥的教派衝突。以印度教徒為主的《公民法修正案》支持者與以穆斯林為主的反對者之間運用石塊、棍棒、槍支和自制爆炸物大打出手,迄今已造成40多人死亡,數百人受傷,釀成繼1984年印度教徒針對錫克教徒的宗教屠殺之後30多年來德里發生的最嚴重的宗教騷亂。以筆者來看,這場宗教騷亂的發生幾乎是一個必然事件,因為《公民法修正案》通過後印度全國範圍內的抗議活動和小規模騷亂就一直持續不斷,區別只在於規模大小和發生的時間與地點。

  2019年12月,《公民法修正案》獲得印度議會批準,經總統科文德簽署後成為正式法律。該法案將為2014年前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和阿富汗三國進入印度的信仰印度教、佛教、基督教、錫克教、耆那教和瑣羅亞斯德教的非法移民提供辦理印度公民身份的快速通道。印度總理莫迪認為:“這項修正案將減輕多年遭受迫害的人的苦難”“符合印度幾百年來的同化精神和人道主義價值觀?!鋇珕栴}在於,這項法案首次將宗教作為印度公民法中的國籍標準,違背了印度世俗主義的立國精神,並且將穆斯林排除在外,對穆斯林有嚴重的歧視之嫌。因此,該法案通過後,遭到捍衛世俗主義的反對派、惟恐被進一步邊緣化的穆斯林和東北部各邦擔心其就業崗位和生活資源被來自印度本土和孟加拉等國移民搶占的當地民眾的強烈反對,抗議示威接連不斷。

  《公民法修正案》實際上是自莫迪總理領導印度人民黨獲得第二次大選勝利、成功連任之後,所採取的第三項極富爭議、容易導致宗教衝突的政策。2019年8月,印度政府通過“憲法370條款”修正案,剝奪了印度唯一一個穆斯林占多數的邦“查謨和克什米爾”的自治權和特殊地位;11月,印度最高法院又將曾引起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流血衝突的阿約提亞巴布裡清真寺遺址判給了印度教徒,允許他們在此重建羅摩廟。莫迪政府的這些政策對外造成了同巴基斯坦等鄰國關係的緊張,對內導致了民族宗教矛盾的升級。但2019年下半年以來接連不斷的抗議示威和小規模騷亂並未使得莫迪政府和印度人民黨改弦易轍。這次發生在新德里的教派衝突與過去半年多的宗教騷亂和教派衝突相比,規模更大,死傷較多,並且正好發生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期間,因此引起世界關注。但筆者認為,穆斯林和其他一些民眾的鮮血可能仍然無法改變莫迪政府的施政方向。

  首先,對於莫迪及其印度人民黨而言,推動印度中央政府能力建設和國家民族整合是其核心任務之一。莫迪始終把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作為其重要使命,甚至把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作為促進印度經濟發展和成為全球大國的必要條件。而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就必須推動國家和民族的整合。自從2014年上臺後,莫迪政府就開始制定議程,旨在將印度打造成一個印度教民族國家,而不是原先印度憲法規定的世俗民族國家?!耙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宗教”,甚至“一種語言”是莫迪總理及其親密助手沙米特·沙阿的最終追求。在實現連任之後,由於印度人民黨掌握了下院半數以上席位,莫迪政府的這一議程明顯加快。廢除印控克什米爾“特殊地位”、重建阿約提亞羅摩廟、推動實施《公民法修正案》不僅是他們對印度國民志願服務團等印度教民族主義團體早就許下的承諾,更是他們的目標,也是他們凝聚和鼓舞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手段。

  其次,莫迪政府所採取的政策沒有受到內部的有力抵制。在莫迪政府和印度人民黨推行這一系列極富爭議政策的過程中,國內最大受害者是穆斯林。在70多年前的印巴分治時,大批穆斯林精英逃往巴基斯坦。印度的穆斯林雖然人口眾多,但受教育程度較低,力量分散、比較軟弱,70多年來習慣了逆來順受。此次在新德里爆發的宗教衝突中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穆斯林宗教領袖們都躲在後面,讓婦女充當先鋒。魯迅先生曾有名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印度的穆斯林好像已經習慣了後者。對於反對派來說,印人黨的應對手段已經非常嫻熟,莫迪政府和印人黨指責國大黨和其他反對派為了黨派利益而罔顧國家安全和反恐大業,故意挑起矛盾和衝突,破壞政府施政,認為他們應為這些抗議和騷亂負責。國大黨和其他黨派得不到廣大民眾支持。

  最後,莫迪政府認為國際局勢對其有利,印度的政策雖然產生了惡劣的外溢效應,但沒有受到國際社會的嚴厲制裁。莫迪政府政策的外部最大受害者是巴基斯坦,但巴基斯坦幾乎毫無辦法。印巴之間力量對比已經完全失衡,印度在國際舞臺上極力抹黑巴基斯坦、孤立巴基斯坦,而巴基斯坦卻仍然難以擺脫內部政治紛爭。莫迪政府推進其印度教民族主義議程需要一個外部敵人,巴基斯坦和穆斯林就是這樣的敵人。巴基斯坦和穆斯林在印度的政治話語中已成為恐怖主義和其國家安全威脅的代名詞。同時,伊斯蘭世界是分裂的,沙特、阿聯酋等國看重印度的能源市場,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國自顧不暇,巴基斯坦得不到伊斯蘭世界的有力支持。周邊其他南亞小國懼怕印度,在此問題上即使不滿,也不敢有所表示。

  另外,美國和西方對印度政府的所作所為採取睜一眼、閉一眼的政策。在特朗普訪問期間發生如此重大的流血衝突,本身就有希望引起美國和西方關注的意圖,但美國和特朗普視而不見,其一向標榜的民主和人權觀念幾乎瞬間蒸發。在面對記者提問時,特朗普認為這是印度的內部事務。雖然特朗普回國後,美國國會有幾個議員和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對莫迪政府譴責了幾句,但對印度不會產生任何影響。美國及西方不僅看重印度的市場,而且看重印度的戰略價值,希望利用印度牽制中國。雖然美國和西方一些學者背地認為印度人民黨完全可以與“納粹”劃等號,但美國和西方政府認為並沒有威脅到他們的利益。

  實際上,自從莫迪政府通過《公民法修正案》以來,印度內部抗議活動的規模和激烈程度在逐漸縮小和減弱,國際社會對其的關注也在減弱。莫迪政府掌握著強大的國家機器,印度人民黨及印度國民志願服務團具有其他黨派無法匹敵的組織和動員能力,莫迪政府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政策仍將繼續。

 ?。ㄗ髡邽檣蝦H問題研究院中國與南亞研究中心(CSAC)秘書長)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江西省十一快三走势图】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