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一帶一路”與菲律賓
——東亞國家與地區看“一帶一路”系列之六
//www.www.epgyox.com.cn   2020-02-28 00:14:26


“一帶一路”項目在菲律賓有很好的發展前景
格梅里諾·馬丹巴·巴蒂斯塔教授
  中評社╱題:“一帶一路”與菲律賓——東亞國家與地區看“一帶一路”系列之六 作者:薛力(北京),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博士;李開盛(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訪談時間:2019年3月13日晚
  訪談地點:達沃雅典耀大學賓館
  訪談對象:馬尼拉雅典耀大學經濟系榮休教授、達沃雅典耀大學棉蘭老經濟研究所所長格梅里諾·馬丹巴·巴蒂斯塔(Germelino Madamba Bautista,Director for joint Ateneo Institute of Mindanao Economics. Ateneo de Davao University)
  中方訪談人員: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李開盛研究員
  錄音整理: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研究助理實習生張若晨
  錄音稿校對: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薛力研究員

 ?。ū疚姆g自經過受訪者審閱的英文定稿)

  1、中國推進“一帶一路”的原因是什麼?

  巴蒂斯塔:中國經濟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如今資本過剩是一個事實。中國必須找到其他投資目的地。這其實也是一種中國回報世界經濟的方式。

  李:所以您認為這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建設倡議?

  這當然可以從經濟角度進行解釋?!耙粠б宦貳背h也可以被看作是中國給予其他國家援助、基礎設施建設的良好意願。中國可以通過這個倡議的實施在世界上獲得更大的話語權。目前美國仍然主宰世界上大多數的戰略決策。如果中國想發出不同的聲音,唯一的辦法就是在世界範圍內獲得廣泛支持。

  李:您認為美國是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重要因素嗎?

  這有一定的影響。中國無法在經濟被美國主導的地區開展“一帶一路”,所以中國必須要在世界上發展自己的合作機制。

  2、您認為“一帶一路”的優點是什麼?不足又是什麼?

  巴蒂斯塔:“一帶一路”的優點之一是,需要資金發展經濟的國家能夠獲得金融資源、基礎設施建設和投資。換言之,中國像亞洲開發銀行一樣成為了這些國家的債權國。

  李:所以這對於其他國家是有好處的?

  是的。

  李:您認為“一帶一路”對於中國有很多好處嗎?

  尋求對外投資目的地是符合中國利益的。這對於中國及受惠國來說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李:對於中國和其他國家而言,“一帶一路”倡議的不足在哪裡?尤其是對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說,比如菲律賓、越南、巴基斯坦等。

  獲取資金用於發展本身就是有積極意義的。

  3、您怎樣看待“一帶一路”在菲律賓總體的發展情況?

  巴蒂斯塔:相比於其他國家,菲律賓在“一帶一路”倡議中還沒有扮演主要角色。在菲律賓的項目建設才剛開始。在某些地區,“一帶一路”項目建設也許是有戰略意義的。棉蘭佬或達沃如今可以成為菲律賓沿海道路建設的重要節點。

  李:您如何看待目前“一帶一路”在貴國的實施情況?

  有一些橋樑項目,或是正在建的橋。

  李:帕西格河(Pasig River)上的橋樑建設?

  是的。但是棉蘭佬的項目進展還非常有限。

  李:有一個規劃是關於環棉蘭佬島鐵路的建設。中國是項目的參與者嗎?

  目前還不清楚。

  李:您認為未來“一帶一路”倡議在菲律賓會有很好的發展嗎?

  是的,前景是良好的。投資和貸款投入到項目建設是一個過程,需要時間,對於棉蘭佬鐵路及其他項目都是如此。

  4、“一帶一路”倡議自習近平主席首次提出已經過去六年了。您認為中國的外交政策在過去六年裡由於“一帶一路”倡議發生了哪些變化?

  巴蒂斯塔:沒有在習主席訪問菲律賓後立即發生改變。菲律賓人在最近一年內才聽到關於“一帶一路”建設在菲律賓開展的消息。在此之前,“一帶一路”倡議在菲律賓人看來還不是眼前的事情。

  5、菲律賓有一項關於其他國家形象的公眾輿論調查。據我所知,菲律賓人對於美國的看法一直都是積極的。此前一段時期菲律賓人對於中國的看法是負面的,但現在正在變好。您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對此有什麼影響?

  巴蒂斯塔:在2013年,菲律賓民調的確如此,因為對於“一帶一路 ”倡議所知甚少。從去年開始,“一帶一路”倡議開始進入公眾視線。菲律賓人瞭解到中國在東南亞各國在進行什麼樣的項目建設與合作。因此,菲律賓人也在期待中國來到菲律賓進行基礎建設。

  李:對於中國投資的批評聲音仍然存在,例如針對兩個跨帕西格河的橋樑項目。批評聲音也許來源於菲律賓國內的反對黨?

  批評的聲音也許是基於中國“一帶一路”項目建設在其他國家遇到的困難。

  李:像關於斯里蘭卡“債務陷阱”一類的看法嗎?

  是的,菲律賓部分民眾對於這點還是有憂慮的。菲律賓人目前對於中國“一帶一路”項目規劃的瞭解還不夠多。

  6、您認為自2013年習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合作倡議以來,中國的形象是變好還是變壞?

  巴蒂斯塔:中國的形象的確是變好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的經濟地位變得不那麼穩固了??煽康耐頓Y應該來自於崛起的經濟體,例如中國。因此菲律賓人對於中國的潛在發展是有預期的。美國並不再對國際金融體系負責。與此相比,從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及目前已完成的基礎設施建設來看,中國領導的體系前景很好。

  7、在菲律賓,大多數人對於南海問題的爭端表示擔心。您如何看待爭端對於中菲雙邊關係的影響?兩國需要採取怎樣的措施去解決問題,提升雙邊關係?

  巴蒂斯塔:有些人認為目前還沒有提升雙邊關係的舉措。換句話說,菲律賓人認為菲律賓無能為力。中國與菲律賓的實力差距很懸殊。菲律賓人想看到的是,在目前南海問題的背景下,一個強國可以表示出怎樣的寬容和友善??燜俳ǔ傻娜嗽鞃u嶼顯示了中國先進的科技水平。擁有科技和決心可以做很多事,但與此同時,以權力或科技追求國家利益也許會損害另一個國家的利益。因此,人們也許將中菲雙邊關係看作零和遊戲,雙邊關係取決於獲勝的一方會做什麼。

  李:您認為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不能做任何事嗎?

  即便最後到了仲裁階段,菲律賓能做什麼呢?

  李:您認為領土爭端嚴重影響了中菲雙邊關係?

  我想是的。一些菲律賓人也是這樣認為的。這基於中國的人造島嶼已經建成的事實。

  李:但這祇是一種觀點。您認為有多少菲律賓人接受這樣的觀點?

  這的確是其中之一。如果東南亞各國接受中國在南海地區的存在,即便各國有不同的主張,這最後取決於中菲雙邊關係的實質是怎樣的。如今雙邊對話在不斷進行,中國也有意願瞭解菲律賓人的想法。此前一段時間中國對此並不在意。

  李:南海問題的確很複雜。

  是的。問題的解決需要時間,而且取決於大國的氣度。

  8、任何國家安全問題也許都是零和遊戲,但回到經濟合作,卻總是雙贏局面。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是百年工程,所以這一合作機制應該具有可持續性。有觀點認為這個規劃太過龐大,如何長期持續進行下去?您認為“一帶一路”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巴蒂斯塔:祇要中國能夠保持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一帶一路”倡議是可持續的。

  李:中國的經濟實力、政治意願以及國際環境會有利於中國長期推行這項倡議?

  中國在推行倡議的過程中不斷學習。隨著項目開展到更多國家,各種問題會出現。但如果能夠解決這些問題,項目就可以持續,畢竟現在沒有其他國家有能力左右全球的發展方向。然而現在的問題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大方向在哪裡?在希臘哲學中,亞里斯多德會思考共和國、城邦和“大局”的最終目標。目前的“一帶一路“倡議似乎更側重於物質方面的目的,如項目建設、投資、利潤等。當然這些都必須在考慮範圍內,但倡議的大方向是什麼?

  李: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我不清楚。這的確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李:如今中國有許多關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討論,也有很多外國專家參與其中。中國也在聽取外國學者的建議。

  美國在二戰後奉行一種“天命論”。習主席在演講中曾提到過“一帶一路”倡議有一個“共同使命”。願景已經存在,但具體內容是什麼還不清楚。

  李:實際上習主席的思想以及十九大報告中都提到,中國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在我看來,這是中國著眼未來的願景。這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來,因此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態度。

  是的,這個話題需要更多的討論。

  李:討論實現目標的方式還是目標本身?

  兩者都應該有。共同命運作為一個共同體意味著什麼呢?

  9、中國在“一帶一路”實施過程中面臨的挑戰有哪些?如何改進?

  巴蒂斯塔:“一帶一路”可以帶來資金用於建設工業園和港口。物質基礎可以建立起來。然而問題是中國與菲律賓的發展是否平等?“一帶一路”的投資會帶來怎樣的發展?同借貸方一樣,受惠國或地區也必須考慮收益。

  李:您認為中國及其他國家也許不一定能受益於“一帶一路”建設嗎?

  不是,這是目前唯一的選擇。根據我們目前的研究,來自日本、美國或是國際組織例如世界銀行的貸款都還沒有給菲律賓人的生活帶來太多改變。

  10、菲律賓智庫是如何影響政府決策的?在政府的決策過程中,菲律賓智庫扮演怎樣的角色?

  巴蒂斯塔:菲律賓央行、菲律賓國民經濟和發展署(NEDA)、菲律賓發展研究所(PIDS)等機構會開展研究、編寫具有影響力的政策文件。有時,技術專家和研究員會提出理性的、合理的建議。

  李:有沒有用來收集智庫建議的機制?

  菲律賓政治狀況不同於中國。在菲律賓,智庫雖然是獨立機構,但政治利益相比於智庫更容易影響政府決策。

  11、您認為智庫建設方面,馬尼拉和達沃有什麼不同?達沃有一些大學和智庫,但是馬尼拉有更多。達沃的智庫是否可以在杜特爾特總統政府內有更大的影響力?

  巴蒂斯塔:達沃的確有更大的影響力,因為達沃城市更小。也許相比較首都城市,輿論在小城市更加可控。這受多重因素影響。

  李:智庫在中國和菲律賓都有很多積極的影響力?

  是的。智庫可以思考更長遠的事情,但政客大多祇考慮當下或兩三年內的事情。

  李:的確如此。問題在於政府如何接受智庫的思維。

  是的,這取決於國家領導層如何看待黨派利益和長遠規劃。

  李:在美國,智庫與政府有頻繁的人員交換,智庫學者可能會供職於政府。菲律賓有這樣的現象嗎?

  菲律賓沒有很多這樣的現象,智庫和研究人員更多是孤立的狀態。他們是學者而非政客。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